| 添加收藏 | 设为首页

 

浅析堆放物倒塌致害责任纠纷案件中责任如何承担

作者:华州法院/张勇平  发布时间:2018-02-06 11:06:59


    一、案件事实及证据认定

    原告马建国与原告毛莉莉婚后育有一子马小宝,2015年6月二原告离婚后,各自在外打工,期间将孩子马小宝交由马建国姐姐马娜娜照顾其生活。2017年10月14日中午14时许,马小宝与数名同村伙伴在被告郭建设堆放的木料场玩耍,马小宝在攀爬木料堆时致木料倒塌,并被倒塌的木料砸伤,随即马小宝被送往中铁一局医院抢救,后又被送往渭南市中心医院进行救治,当天经抢救无效死亡,医院出具死亡证明书载明死亡原因为“腹部闭合性损伤,头外伤”。华州区公安局民警当天分别与在事故现场的王晨、王瑞进行了询问谈话,对事发经过进行了调查了解,并制作了询问笔录。后原、被告双方就赔偿事宜协商未果,原告遂起诉至本院,要求被告对马小宝的死亡负对等责任予以赔偿,审理中,本院曾组织双方当事人进行调解,但因双方分歧较大,致调解无法达成一致意见,庭审当日,原告主张将责任划分变更为要求被告对马小宝的死亡负主要责任,并按80%的比例予以赔偿。又查,被告长期将木料堆放在村南路边一片空地处,四周无安全警示标志,无围挡,木料堆放处亦未设置安全防护及固定措施。

    另查明,关于原告的经济损失,本院做如下认定:马小宝生前系农村户籍,且长期在农村居住生活,死亡时年龄为6周岁,故死亡赔偿金应按2016年陕西省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9396元/年,计算20年,为187920元;丧葬费按2016年陕西省在岗职工平均工资61626元/12×6月=30813元;抢救费、停尸费以票据核算为准,分别为2438.71元、950元;以上损失共计222121.71元。

    原告马建国、毛莉莉为支持其诉讼主张,向本院提交了如下证据:1.证人马娜娜出庭证言,用以证明马小宝出事及抢救的事实;2.医院出具死亡证明书,用以证明马小宝死亡原因;3.村民王秀和东平的证明,用以证明堆放的木料系被告所有;4.华州区公安局的询问笔录两份,用以证明马小宝出事的过程;5.现场照片4张,用以证明被告木料堆放的情况;6.中铁一局医院、渭南市中心医院的票据及病案资料、停尸费收据,用以证明在医院抢救及停放尸体的费用。被告郭建设未提交任何证据。

    在庭审质证中,被告对原告提交的证据1、2、3、5、6无异议,表示由法院依法认定;对证据4有异议,认为不真实,但未提交相反证据。

    对上述当事人无异议的证据1、2、3、5、6,经审核,本院认为符合法律规定,予以采信;对当事人有争议的证据4,本院认为,公安机关依职权做出的询问笔录,内容客观真实,来源合法,被告虽提出异议但未提供相反的证据推翻该证据,故本院对该证据4予以采信。

    二、案件存在的争议

    诉讼中原告认为,被告在村道边大量堆放木料,没有警示标志,没有防护措施,导致马小宝死亡,应按80%的比例承担主要赔偿责任;而被告则辩称,原告的孩子在木料场出事是事实,但木头不是自然滚下来的,而是马小宝和其他娃在木料上玩造成的,被告的木料堆放时间较长,作为家长应该知道危险,家长没有把娃看好,让娃跑到木料场玩被砸了,被告没有责任,不应赔偿。

    三、合议庭对案件的处理意见

    庭审后合议庭一致认为被告郭建设作为木料的所有人,应当对事故承担赔偿责任,但对于具体如何承担赔偿责任,合议庭则认为被告郭强国应承担次要责任,监护人应承担主要责任。

    理由如下:被告郭建设将木料堆放在村南路边的空地处,四周无任何安全警示标志,亦未设置围挡或其他安全防护及固定措施,存在安全隐患,其作为木料所有人未尽到对堆放木料进行安全管护的义务,因此被告对马小宝在木料场攀爬玩耍时致木料倒塌,造成其被砸伤致死的事故发生,存在一定过错,应承担相应的民事赔偿责任。被告辩称,自己没有责任,不同意赔偿,但未能举证证明自己没有过错,且与查明的事实不符,故对其辩称依法不予采纳。木料堆放场具有危险性,并非孩子玩耍的场所,而马小宝进入木料场玩耍,并攀爬具有危险性的木料堆,致木料倒塌,自己被砸伤致死,其自身不当行为是损害结果发生的直接原因,但马小宝系无民事行为能力人,缺乏安全意识,作为马小宝的监护人,未有效履行监护职责,疏于对孩子日常管理及安全教育,放任孩子进入具有危险性的木料堆攀爬玩耍,导致本次事故的发生,马小宝的监护人存在明显过错,故应承担主要责任。因马小宝死亡造成的经济损失:死亡赔偿金、丧葬费、抢救费、停尸费等费用共计222121.71元,结合本案实际并根据被告的过错程度,确定由被告按40%向原告赔偿88848.68元;精神损害抚慰金酌定为10000元。

    四、笔者对本案的评析

    笔者同意合议庭意见,监护人应对孩子的死亡承担主要责任。本案属堆放物倒塌致害责任纠纷,根据法律规定,堆放物倒塌造成他人损害,堆放人不能证明自己没有过错的,应当承担侵权责任。首先,堆放物倒塌致害责任是一种物件致害责任;其次,堆放物致害责任是一种替代责任,其赔偿义务主体是有过错的堆放人;第三,堆放物致害责任的归责原则是过错推定原则;受害人请求赔偿时,只需举证证明堆放物倒塌造成损害的事实及被告系堆放物的所有人,而堆放人主张自己无过错,应当举证证明,不能证明或者证明不足,则推定其存在过错,即应承担赔偿责任。本案中,原告已尽到自己的举证责任,而被告主张自己无过错,不同意承担赔偿责任,但未能举证证明,且法庭通过调查,证实被告作为木料场所有人,对于马小宝的死亡存在一定过错,故其应承担赔偿责任。综上,不论是根据法律规定推定被告存在过错,亦或是根据法庭查明的事实证实被告确实存在过错,被告都应当对被害人死亡这一损害结果承担民事赔偿责任。

    同时,木料堆放场存在时间较长,具有危险性,并不是孩子正常玩耍的场所,而被害人马小宝进入木料场并在堆放的木料上攀爬玩耍,致木料倒塌,其自身行为是引起损害结果发生的直接因素,故其本人存在较大过错,但因被害人系儿童,属无民事行为能力人,自身没有危险辨别意识,而其监护人日常应加强对孩子安全教育,告知孩子不应前往木料堆玩耍,切实履行家长的监护职责,保护好孩子的人身合法权益不受侵害,如因监护人不履行监护职责或履行监护职责不当,应当承担法律责任。通过法庭调查,可以看出本案中作为受害人马小宝的监护人并未尽到监护职责,从而放任了孩子在具有危险性的木材堆上玩耍,导致了事故的发生,显然,受害人的死亡与监护人疏于监护有直接的关联性,监护人存在明显的过错,应承担较大责任。

    最终合议庭结合双方过错程度并考虑到了本次事故对原告实际造成的重大影响和精神伤害,兼顾社会效果与法律效果的统一,确定被告对受害人的死亡按40%的上限比例承担次要责任,是比较恰当合理的,宣判后双方当事人在法定期限内均未提出上诉,判决书现已生效。

    五、结合本案的一点反思

    民事法官通过案件的判决,不仅起到定纷止争,维护当事人合法权益的作用,更应体现在教育公民自觉遵守法律,维护社会公平正义,建立良好规范的社会秩序上。本案的发生,是一个悲剧,更是一个本不应该发生的事故,据统计,目前我国绝大多数儿童意外伤亡事件的发生都与孩子家长未能尽到监护职责有关,特别是农村留守儿童伤害事故更是高发,在此笔者由衷的提醒各位家长,提高安全意识,切实履行好监护职责,避免意外伤害事故的发生,确保孩子健康成长。相信通过本案的判决,对更多的家长是一个深刻的警示教育,使他们能够充分认识到作为监护人的重要责任。

第1页  共1页

编辑:郭琳琳    

文章出处:华州法院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