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添加收藏 | 设为首页

 

儿童李某遭受交通事故侵权案

作者:韩城法院/薛建梅  发布时间:2018-05-08 10:18:07


    【案情简介】

    原告李某出生于2006年3月11日,事故发生时其还不满10周岁。那一天下午3时30分许,原告李某的母亲单某骑自行车带李某出门,在下坡至交叉路口左转弯时,与另一方向行驶的公交车相撞,致李某与母亲二人受伤,两车受损,造成道路交通事故。本起事故经交警大队作出事故认定,认定李某的母亲单某与公交车的驾驶人陈某均负事故的同等责任,李某无责任。事故发生后,李某在医院进行了住院治疗,经诊断为:1、脑震荡;2、头皮血肿;3、颜面部软组织擦挫伤;4、胸部软组织挫伤。经查,与自行车相撞的公交车由被告陈某承包经营,挂靠在某客运公司名下,该车在被告保险公司投保有交强险及限额为50万元的商业三者险,未投有不计免赔特约险,事故发生在保险期间内。事故发生后,原、被告双方因就赔偿事宜未达成一致意见,故李某起诉至法院,要求各被告赔偿原告的损失。

    【裁判结果】

    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等相关法律的规定,判决被告保险公司在交强险及商业险范围内赔偿李某的合理损失,同时判决被告陈某补偿给原告李某一定数额的补课费。被告保险公司认为陈某驾驶了与其驾驶证载明的准驾车型不符的机动车,属于保险公司免责的情形,因此保险公司不应承担赔偿责任,故提起上诉,渭南市中级人民法院经依法审理后认为,保险公司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程序合法,适用法律正确,故依法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十六条规定:“侵害他人造成人身损害的,应当赔偿医疗费、护理费、交通费等为治疗和康复支出的合理费用,以及因误工减少的收入。造成残疾的,还应当赔偿残疾生活辅助具费和残疾赔偿金。造成死亡的,还应当赔偿丧葬费和死亡赔偿金。《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三条规定:“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应当根据交通事故现场勘验、检查、调查情况和有关的检验、鉴定结论,及时制作交通事故认定书,作为处理交通事故的证据。交通事故认定书应当载明交通事故的基本事实、成因和当事人的责任,并送达当事人。《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四条规定:“对交通事故损害赔偿的争议,当事人可以请求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调解,也可以直接向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经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调解,当事人未达成协议或者调解书生效后不履行的,当事人可以向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六条规定:“同时投保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以下简称“交强险”)和第三者责任商业保险(以下简称“商业三者险”)的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伤害,当事人同时起诉侵权人和保险公司的,人民法院应当按照下列规则确定赔偿责任:(一)先由承保交强险的保险公司在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二)不足部分,由承保商业三者险的保险公司根据保险合同予以赔偿;(三)仍有不足的,依照道路交通安全法和侵权责任法的相关规定由侵权人予以赔偿”。《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十七条第二款规定:“对保险合同中免除保险人责任的条款,保险人在订立合同时应当在投保单、保险单或者其他保险凭证上作出足以引起投保人注意的提示,并对该条款的内容以书面或者口头形式向投保人作出明确说明;未作提示或者明确说明的,该条款不产生效力”。

    【法律分析】

    陕西省韩城市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韩城市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对该起事故的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准确,依法应予确认。机动车发生事故造成的损害,应先由保险公司在机动车交强险范围内赔偿,不足部分由保险公司依据保险合同在商业三者险范围内赔偿。被告保险公司虽辩称公交车的驾驶人陈某为无照驾驶,但其在审理中未提供保险公司在签订保险合同时已尽到对“驾驶人未按驾驶证载明的准驾车型驾驶机动车属无照驾驶”的免责条款的解释说明义务,故对其不应承担责任的辩称不予支持。

    【典型意义】

    本案是一起未成年人受侵害案件,原告李某在事故发生时是一名年仅9岁的儿童,按照当时的法律规定,这个年龄阶段的孩子属于无民事行为能力人,也就是说,他们没有民事行为能力,没有自我保护的能力或者这方面的能力较弱,因此受到侵权行为伤害的可能性较其他年龄阶段的孩子大,属于社会上的弱势群体,因此,他们特别需要学校、家庭及全社会的共同保护。本案中的原告李某作为乘车人对于交通事故的发生没有责任,因此,其因交通事故所受损失应全部得到赔偿,保险公司如若想要免责,其就应向被保险车辆的投保人就免责条款的内容履行明确说明义务,并且在诉讼中应该向法庭提供证据证明在投保人投保时保险公司已就免责条款的概念、内容及法律后果以书面或者口头形式向投保人作出解释,以使投保人明了相关条款的真实含义和法律后果,否则,其主张的免责条款对投保人就不产生法律效力,无法约束保险合同的相对人,因此,根据保险合同约定,被保险车辆给交通事故当事人所造成的损失理所当然应该由保险公司来承担,当然了,必须是合理损失。需要特别强调的是,本案办案法官在判决保险公司赔偿原告李某财产损失的同时,还考虑到了其因交通事故受伤无法去学校上学因此需要请老师到家里来上课的实际情况,同时判决被告陈某也就是公交车的驾驶人向原告补偿一定的补课费,体现了法律的人文关怀,让未成年人本人及家人甚至全社会都能够真切地感受到原来法律并不是那么冷冰冰的,法律也有温度与柔情,真正做到了法律效果与社会效果的高度统一。

第1页  共1页

编辑:郭琳琳    

文章出处:韩城法院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