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添加收藏 | 设为首页

 

浅析我国探望权制度

作者:华州法院/张勇平  发布时间:2018-06-06 10:57:28


    一、探望权的概念

    所谓探望权,是指夫妻离婚后,不直接抚养子女的父或母有探望子女的权利,直接抚养子女的一方有义务协助非抚养一方行使探望的权利。探望权制度亦称探视权制度,起源于英美法系,这一制度为处理离婚后父母探望子女提供了法律依据,为各国立法和法理所接受。探望权在婚姻家庭法律中是一项非常重要的权利,我国婚姻法中关于探望权制度的确立,不仅是为解决因探望子女而引发的家庭纠纷提供法律依据,更是为促进未成年子女身心健康发展提供了重要保障。它可以保证夫妻离异后非直接抚养子女的一方能够定期与子女相聚,有利于弥和家庭解体给父母子女之间造成的感情伤害,有利于未成年子女的健康成长。

    二、探望权制度在审判实践中遇到的问题

    目前我国仅婚姻法对探望权做出了规定,但规定比较简单笼统,难以满足审判执行工作中遇到的一些实际问题。比如探望权能否放弃,放弃后能否再次起诉,祖父母、外祖父母是否有权行使探望权,子女是否有权要求父母行使探望权,探望权行使的时间、方式能否变更,探望权中止及恢复由审判法官还是由执行法官决定,是否需要举证,如何举证,书面审查还是开庭或听证审查等等一系列问题,由此造成法官在审理涉及探望权纠纷案件时畏首畏尾,作出判决还要考虑到可执行性,通常判决关于探望权部分都比较模糊,甚至在离婚案件中不主动去涉及探望权,而执行法官在面对探望权纠纷的案件执行时,由于当事人对立情绪较大,一般该类案件的执行又涉及到抚养费的给付、探视方式、次数等各方面问题,因此难以行之有效的予以执行。就探望权制度中出现的诸多问题中,笔者仅就探望权能否放弃及放弃探望权后如何救济,做以浅析:

    首先,探望权能否放弃?从法理上讲,探望权是基于父母子女关系而形成的一种身份权,它是一种源于血缘关系的自然权利,属于亲权中的一项基本权利。探望权本身兼具权利和义务的双重属性:它一方面满足了探望主体的情感需要,另一方面也是权利人履行抚养教育子女义务的方式。从立法目的看,我国的亲子关系是以社会为本位的,法律确定父母子女关系,既要保护子女的利益,也应该关注父母的合法权益。夫妻离婚后,基于婚姻关系的各种身份权、财产权归于消灭,但是离婚并不能消灭父母和子女间的身份关系。探望权不仅可以满足父或母对子女的关心、抚养和教育的情感需要,保持与子女的来往,及时、充分地了解子女的生活、学习情况,更好地对子女进抚养教育,而且可以增加子女和非直接抚养方的沟通和交流,减轻子女的家庭破碎感,有利于子女的健康成长。探望权正是基于父母子女关系所享有的身份权利,是一种实体权利,父或母有权单独行使,同时探望权也是一种特殊的实体义务,父或母必须行使。因此,笔者认为,探望权不得放弃。

    其次,如果放弃探望权后如何救济?笔者在审判实践中遇到过一起较为特殊的探望权纠纷案件:原、被告2009年10月20日登记结婚,婚后于2010年11月6日生一女孩,2014年12月1日,经人民法院调解离婚,调解书约定孩子由被告抚养,抚养费自理,原告放弃探视孩子的权利。离婚后,孩子一直随被告生活,期间原告未探望孩子,亦未承担抚养费,现原告向法院起诉,要求行使探望孩子的权利。该案原本是一起普通的探望权纠纷案件,但由于原、被告双方在离婚时,通过法院调解,明确约定放弃了探望权,因此本案就显得较为特殊,在审理中,被告就提出法院生效的调解文书应该得到执行,原告不应行使探望权。笔者亦曾试图进行调解,通过抚养费来化解双方关于行使探望权的争议,但双方分析较大,无法调解。对于该案处理,即当事人放弃探望权后如何救济,笔者分别有三个裁判思路:

    1、《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三十八条第一款规定:“离婚后,不直接抚养子女的父或母,有探望子女的权利,另一方有协助的义务”,由此明确了夫妻离异后对子女的探望权制度,因此原告依法享有探望孩子的权利,原告在调解离婚时曾放弃探望权的意思表示并不影响其之后依法行使探望未成年子女的权利,故对于原告要求行使探望权的诉讼请求依法予以准许。

    2、本案起诉不符合民诉法相关规定,关于探望权问题,在之前生效民事调解书中已经进行了实体处理,本案如果对探望权作出判决允许行使探望权,是对前次调解书的否定,婚姻法对抚养费和抚养关系的变更有明确规定,允许再次起诉,但对探望权再次起诉并未有特殊规定,《婚姻法司法解释(一)》第二十四条明确规定:“人民法院作出的生效离婚判决中未涉及探望权的,当事人就探望权问题单独提起诉讼的,人民法院应予受理。”该条仅对原判决未涉及探望权的,可另行起诉作出了明确该规定,而本案并不符合该规定,故依据民诉法有关规定,应裁定驳回原告的起诉。对于当事人探望权的救济,应向原作出调解书的人民法院申请再审,以原调解书中对探望权的约定条款不符合法律规定为由予以纠正。

    3、《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三十八条第三款规定:“父或母探望子女,不利于子女身心健康的,由人民法院依法中止探望的权利;中止事由消失的应当恢复探望的权利。”故本案在审理中,根据查明的事实作出认定,如没有出现新的理由和事实,当事人的工作生活情况与调解放弃探望权时没有发生大的变化,或当事人探望有可能不利于子女身心健康的情况发生,依法判决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反之,则判决支持原告的诉讼请求。但认真分析该条,不难发现该条规定仅确定了探望权中止及恢复的条件,是对已经探望权在履行时的一种限制,之前调解书中是放弃了探望权,并不是中止了探望权,故若以该条规定对本案作出判决,仍不免有些牵强。

    针对以上三点意见,笔者赞成第一点,探望权纠纷属于婚姻家庭纠纷中的一种,不仅涉及到法律,更涉及到人伦情理,法官在审理该类案件中应在法律效果与社会效果之间寻找好一个平衡点,更好的保护当事人朴素的人伦情感。

    三、对于审理探望权纠纷案件的一点建议

    笔者建议,在国家未出台更加细化、具体的规定之前,法官在审理、执行涉及探望权纠纷的案件时,仍应采取调解为主的方式,并结合正在进行的家事审判改革,努力化解当事人之间因离婚而树立起的对立矛盾,遵循“未成年子女最大利益原则”,综合考虑子女年龄、性别、学习、生活特点,父母各自工作生活实际,父母与子女的探视心理需求及社会公序良俗等因素,对探望权的行使及具体时间和方式作出处理。同时法院应加强与妇联、关工委、社区、学校以及心理辅导机构等部门的沟通合作,发挥各自优势,共同参与,积极配合,形成合力,妥善处理涉及未成年人权益的各类婚姻家庭案件,为未成年人营造一个安全、稳定、和谐、健康的学习成长环境。

                    

               

第1页  共1页

编辑:郭琳琳    

文章出处:华州法院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