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添加收藏 | 设为首页

 

以案析法:关于“二维码案”案件的不同定性与处理

作者:潼关法院/孙超  发布时间:2018-06-08 10:08:03


    案例:被告人A把商户B的支付宝(微信)二维码换成自己的二维码,商户B直到月底结款的时候才发现,顾客付款时实际上将货款支付给了被告人A。被告人A通过对几家商户采取这种手段默默地在家收取了若干元。

    一、依照刑法相关理论,对二维码案的处理,存在四种学说意见: 

    第一种意见认为,被告人A的行为构成盗商罪。主要理由是;①顾客基于信赖原则支付了货款,双方权利义务结清,无论发生任何事均与顾客无关,商户才是被害人。

    ②被告人小事先用自己的二维码替换商户的收款二维码,商户B对此并无认知,此举与在前户B的做柜下面挖个而让所收教项到用下行为人A自己的袋子理的行为没有本质区别。因此,商户B对款项失去也毫无感知。

    第二种意见认为,被告人A的行为是普通的诈骗行为,构成诈骗罪。顾客基于错误认识,处分了本应该给商户B的款项并最终失去该款项,符合诈骗罪的构成要件,应当认定为诈骗罪。

第三种意见认为,被告人A的行为是“双向诈”,构成诈骗罪。理由是款项未进入商户B的账户,商户B从未对款项拥有占有权,顾客基于错误认识而处分款项,商户B又基于错误认识处分了货物,构成“双向诈骗”。

    第四种意见认为,被告人A的行为是三角诈骗行为,构成诈骗罪。一方面,虽然顾客被行为人A的二维码所欺骗,并实施了支付行为,但没有损失,不是被害人,商户B没有收到款项才是被害人;另一方面,顾客被冒用的二维码所欺骗,陷入错误认识,处分了本应支付给商户B的财物,此时顾客处于可以处分商户B财产的地位,而商户B是被害人,故属于三角诈骗。

    二、从三角诈骗构造角度分析认定

    我国司法考试命题人主流观点认为,上述“二维码案”被告人A的行为成立三角诈骗。但是,这里的三角诈骗并不是传统类型的三角诈骗,而是另一种新类型的三角诈骗,即被告人实施欺骗行为,受骗人产生认识错误并基于错误认识处分自己的财产,进而使被害人遭受损失。

    传统类型的三角诈骗的构造为:被告人实施欺骗行为——受骗人产生或者继续维持错误认识——受骗人基于错误认识处分(或交付)被害人的财产——被告人获得或者使第三者获得财产——被害人遭受财产损失。如前所述,这种行为之所以能够成立诈骗罪,是因为受骗人具有处分被害人财产的权限,从而使得受骗人的处分与被害人自己的处分具有相同性质。换言之,如果受骗人没有处分被害人财产的权限,就不可能与两者间的诈骗具有相同性质。

    新类型的三角诈骗的构造为;被告人实施欺骗行为——受骗人产生或者继续维持认识错误一受骗人基于认识错误处分(或交付)自己的财产一被告人获得或者使第三者获得财产—被害人遭受财产损失。显然,在这种情况下,只要能够说明和肯定受骗人处分自己的财产导致被害人遭受财产损失,同样使得受别人的处分与被害人自己的处分具有相同性质。

    新类型的三角诈骗与传统类型的三角诈骗都是被告人实施欺骗行为,受骗人基于认识错误处分财产,都是使受骗人之外的被害人遭受财产损失;唯一不同的是,新类型的三角诈骗是受骗人处分自己的财产,传统类型的三角诈骗是受骗人处分被害人(第三者)的财产。在命题人看来,这一区别并不重要,因为既没有改变受骗人,受骗人依然具有处分财产的权限,也没有改变被害人,更没有改变被告人。既然如此,就应当承认这种类型的三角诈骗。

    三、如何认定构成三角诈骗

    具备什么条件,才能认定受骗人处分自己的财产导致被害人遭受财产损失进而认定为三角诈骗?

笔者认为,受骗人具有向被害人转移(处分)财产的义务,并且以履行义务为目的,按照被害人指示的方式或者以法律、交易习惯认可的方式(转移)处分自己的财产,虽然存在认识错误却不存在民法上的过错,但被害人没有获

    得财产,并且丧失了要求受骗人再次(转移)处分自己财产的民事权利。在“二维码案”中,顾客因为购买商品,具有向商户支付货款的义务;顾客根据商户的指示扫二维码用以支付商品对价时,虽然有认识错误但并不存在民法上的过错,商户却遭受了财产损失。由于交易已经完成并且有效,所以,即使商户可能以不当得利为由请求顾客返还商品,但不可能要求顾客再次支付商品对价。在这种情况下,顾客处分自己财产的行为,就直接造成了商户的财产损失。

第1页  共1页

编辑:郭琳琳    

文章出处:潼关法院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