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添加收藏 | 设为首页

 

如何解决我国的执行难问题

作者:华州法院/张 峰  发布时间:2018-09-28 09:13:51


    民事执行是在法律实施中广泛涉及当事人权利,直观体现法律生命力的表现形式,通过民事执行,法律文书确认的民事权利才得以实现,然而民事案件执行难一直是困扰法院工作的一个突出问题,生效法律文书得不到有效执行,未结案数量上升,不仅申请执行人的合法权益不能实现,更会损害司法权威和法律的严肃性。

    执行难问题的解决不能局限于一种思路、通过单个方法、依靠某个部门,而应该从多方面着手,依靠各部门协作,形成合力、多管齐下、标本兼治。

    一、大力推进执行队伍建设

    一是转变对执行人员业务综合素质的错误观念。“社会上包括法院内部有不少人对执行工作不了解,认为搞执行不需要懂实体法。实际上,许多执行案件实体问题与程序问题交错重叠,牵连难分,十分复杂。因此,从事执行工作的人既要懂程序法,又要懂实体法,更要善于将实体法和程序法融会贯通,否则,就不可能正确地处理案件。从理论研究的角度来看这个问题,可以说,强制执行领域是一个程序问题与实体问题交叉融合的领域。”因此,在执行工作中,不仅需要执行人员有“敢啃硬骨头”的勇气,而且要熟悉相关的实体法和程序法规定并能灵活运用。

    二是对执行人员的工资制度进行改革。在加强廉政监督的同时,对执行人员的工资制度加以改革,以切实调动执行人员的积极性,提高执行的效率。可以实行“基本工资+提成”的工资制度,根据执行标的额的大小确定一系列的提成比例。同时,应当加强对执行人员廉政监督,避免司法腐败的产生。

    二、灵活运用各类执行措施

    对于民事诉讼法中和有关司法解释中已规定的各种执行措施,应当大胆使用灵活运用,如司法拘留、查封、拍卖等,对故意逃避债务的被执行人,积极借助被执行人所在地的报纸、电视台、广播电台等媒体,公共披露被执行人名称、生效法律文书及其确定的义务,督促其履行。在实践中,创造性地运用或大胆借鉴其他法院的执行方法,也可以在全国法院系统将执行案件联网,防止被执行人转移、藏匿财产。对那些故意阻碍抗拒执行的违法行为,应依照《民事诉讼法》适用罚款,司法拘留等强制措施,情节严重犯罪的按照《刑法》第三百一十三条之规定,以拒不执行人民法院判决、裁定罪追究行为人的刑事责任。

    三、大力宣传执行法律知识,努力提高执行法律知识

    普遍提高公民的法律意识是确保执行工作顺利开展的根本途径。因此,法院努力通过各种形式宣传执行工作,把国家的法律政策通过报纸、电视台、广播电台诸新闻媒体予以宣传,以期在全社会逐渐形成“生效法律文书必须执行”、“抗拒、阻碍、干扰人民法院执行可耻,服从、协助、支持人民法院执行光荣”的法制环境。要求执行干警在执行过程中,善于向当事人和人民群众宣传法律、政策,促使被执行人自觉履行法律义务。

    四、积极依靠党委领导和人大支持,增强执行工作抗干扰能力

    执行工作纷繁复杂,涉及方方面面,单纯依靠法院自身的努力不能完全解决问题。大量生效的法律文书难以执行,地方和部门保护主义是一个重要根源。法院必须紧紧依靠党委、人大、政府的支持,重大执行活动及时邀请人大现场监督,定期向党委、人大汇报执行工作的热点、难点问题。同时,法院执行工作也离不开党委和人大的积极协调,随着执行工作难度的日益增大,法院执行活动需要检察、公安、银行、工商、土地规划、房产等职能部门协助的情形愈加普遍,一些剌手案件,经过党委、人大的协调,执行工作遇到的难题便能较顺利地解决。

    五、树立新的执行理念,深化执行改革

    摈弃不符合现代法治要求、制约执行工作的陈旧作法,深化执行改革,创建符合执行工作规律的新体制与新模式。

    一是加强代理律师在调查过程中的权利。我国的民事执行的提起是当事人在法律规定期限内向法院申请,而且应当提供财产线索。但因为地方保护主义、部门保护主义等多种消极因素的存在,阻碍了申请人对被申请人财产线索的调查。“因此,今后我们要认真研究如何调动申请执行人的积极性、如何有效利用申请执行人的力量发现和寻找被执行人的财产。与此相适应,要认真研究在法律上可以赋予申请执行人哪些调查财产的手段和途径。我国的立法机关应作出相关的法律规定,由执行机关为申请执行人的代理律师出具协助调查令,以加强代理律师在调查过程中的权利。

    二是加强诚信原则在民事执行中的适用。依据当事人主义,权利人要承担举证责任,否则,就要承担举证不能的后果。“对义务人的隐匿、转移财产的行为仅靠举证是不够的,应大胆依据诚信原则授予法官自由裁量权,执行法官可本着公正精神根据旁证、推断直接认定义务人有无履行能力,这将极大提高执行工作效率,促使执行工作走向良性循环。”

    三是推行司法裁判权和司法执行权相分离的制度。执行机关的设置并不是一成不变的,各国情况亦不相同,有的由法院负责执行;有的与法院分开而设置独立的执行机关;有的设立办理执行事项的人员,受法官指挥,等等。笔者认为,应当根据我国的实际出发,对民事执行机构进行重置,设置符合我国国情的执行体制。建议仍然保留人民法院内设的执行机构,同时设立政府执行局,将司法裁判权和司法执行权分开行使,将执行权中的实施权纳入司法行政的范围。

    四是民事执行优先主义原则。在金钱债务的执行中,权利人相对于债务人的合法财产,可以享有优先受偿的权利。一般情况下,除了保留债务人必要的生产生活部分,对债务人财产的处理,民事执行案件的债权人相对于其他债权人来说,可以优先受偿,除债务人的财产已用作抵押外,其他债权人的受偿不得对抗执行案件的债权人,如果是债务人因执行案件确定之债务所得到的财产,则民事执行案件的债权人享有绝对优先受偿权,包括财产抵押权人。

    五是履行法定协助执行义务的原则。以法律规定的形式,明确规定履行必须协助执行义务的项目,如金融部门有协助查询、冻结、划拨债务人存款的义务等。

                                                             结语

    从根本上说,在民法典的立法中适当吸收程序法专家的参与,加强实体法和程序法的对话、交流和相互协调,将社会生活、民事生活及交易的风险预测范围扩展到司法层面上,对民事交往、交易中的诚实信用原则,出台强有力的法律保障。同时,应当尽快制订“民事强制执行法”,合理分配民事执行权,建立分权实施的执行新体制,司法机关与政府机构分权运作。由政府机构行使民事执行权的实施权,可以有效地克服民事执行中的地方保护主义和部门保护主义。

    依靠政府乃至整个社会的力量,共同来解决和克服“执行难”,有效解决法院执行人员少与执行案件多、法院执行人员素质差与执行案件复杂的矛盾。强化协助执行义务原则,逐步完善民事执行制度,建立一个权责明确、相互配合、相互制约、高效运行的民事执行体制。

                         

第1页  共1页

编辑:郭琳琳    

文章出处:华州法院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