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添加收藏 | 设为首页

 

孩子母亲与祖父母之间签订子女抚养协议如何认定

作者:华州法院/张勇平  发布时间:2018-10-25 15:22:58


    孩子父亲去世后,母亲与孩子祖父母之间签订了子女抚养协议,将孩子交由祖父母抚养,但随后母亲又因其他原因,要求解除该抚养协议,变更孩子由自己抚养,而祖父母认为该协议是双方自愿签订的,合法有效,母亲现在无能力继续抚养孩子,不同意将孩子变更由母亲抚养。双方协商无果,遂诉至法院,对此,该协议应如何认定?孩子的利益该如何得到最大保障?祖父母与母亲分别对孩子朴素的人伦情感该如何维系?             

    一、案件审理及查明的基本事实

    原告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依法判决解除原、被告之间协议书的第一、三、四、五条;2.依法判决原告的女儿李安尔由原告抚养。事实和理由:原告于2015年4月29日和被告儿子李明在华县民政局登记结婚,婚后于2016年3月23日生有一女李安尔。2017年1月16日凌晨1点,李明因交通事故去世。后被告以交通事故处置的优势地位和原告签订了协议书,将李安尔由二被告抚养,但该协议并没有剥夺原告的监护权。协议签订后,在原告多次要求将女儿领出去玩耍时,均被二被告拒绝,且不准原告与女儿亲密接触,所有探视必须被告在场。综上,原告女儿李安尔已经失去了父亲,再不能因二被告的阻挡失去母亲的关爱,且法律明确规定李安尔的第一顺序法定监护人是原告而非被告,协议书也不可以阻碍原告对女儿进行抚养,因此为有利于李安尔的身心成长,请求人民法院依法判决解除原、被告之间协议书的第一、三、四、五条,判令李安尔归其母亲即原告抚养。      

    被告辩称,不同意撤销协议书任何内容,也不同意孩子李安尔由原告抚养。协议书是双方自愿平等签订的,原告已处分了孩子的抚养权,而且协议书已经实际履行并发生法律效力。按协议约定,我们同意原告探视孩子,但是由于之前发生过原告将孩子带走后不给送回来,让我们见不到孩子,所以我们才不让原告将孩子单独带走。孩子目前由二被告抚养比较好,孩子自出生后一直由二被告抚养和教育,生活、学习环境已完全适应,如果改变环境对孩子有负面影响。原告目前不具备抚养孩子的条件和能力,原告没有固定的经济来源和居所,对孩子学习生活不利。综上,依据婚姻法及民法总则的规定,孩子李安尔应由二被告抚养,二被告愿意尽心尽力抚养好孩子,随时为原告探视孩子提供方便。

    本院查明的案件事实,2015年4月29日原告与二被告儿子李明登记结婚,婚后于2016年3月23日生一女孩取名李安尔。2017年1月16日凌晨1点,李明因交通事故去世,法院判决肇事方赔偿李大伟、刘芬丽、王红、李安尔四人死亡赔偿金、丧葬费、被抚养人生活费、交通费、食宿费等共计373813元,该款已转至李大伟名下。2018年3月25日,原、被告在村党支部、村委会协调下签订协议,内容为:“一、女儿李安尔由李大伟夫妇共养,抚养一切费用由李大伟夫妇承担。二、李大伟给儿媳王红一次性提供陆万元补偿费。三、王红有随时探视女儿李安尔权利,任何人不得干涉。女方有监护权。四、此协议一式三份,签字后生效。五、任何人不得变更,变更后后果自负。”原、被告及村干部分别在写一下方签名,并盖有村委会公章,协议签订后,李大伟向王红支付了60000元。同年5月,原告王红给李大伟打电话,要求带孩子出去逛几天,但被告不同意原告将孩子单独带走,此后在被告陪同下原告探视过孩子数次。另查明,孩子李安尔出生后长期在被告家中居住生活,由二被告予以照顾,原告王红目前在外务工。又查,二被告仅生育有李明一个孩子。

    二、审理中合议庭分歧意见

    第一种意见:合议庭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第三十条规定,依法具有监护资格的人之间可以协议确定监护人,而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第二十七条的规定,父母、祖父母都是有监护资格的人,因而他们之间可以协议确定监护人,而抚养权是监护权的主要内容,自然也可以通过协议来确定。原告王红系李安尔的亲生母亲,对李安尔负有法定的抚养义务,但因原、被告曾在村委会协调下自愿达成协议,自行确认李安尔随二被告共同生活,该协议双方均予以认可且已生效,二被告作为李安尔的祖父母与其共同生活,符合当地现实情况,因而原、被告之间达成协议,孙女李安尔随祖父母生活,由二被告直接抚养符合法律规定及公序良俗原则,故原、被告双方依法应遵守协议约定并履行自己的义务。现原告要求解除协议部分内容,但未提供充分依据,故本院不予支持。原告通过协议将抚养子女的权利转移给二被告,并不意味着原告放弃抚养义务,因为抚养子女是父母的法定义务,不能也无法放弃,根据法律规定,在符合相关条件时,原告可主张变更抚养关系,现原告未提供相关证据证明二被告目前不具备抚养李安尔的能力,亦未提供二被告与李安尔共同生活不利于其健康成长的相关证据,故对原告要求变更李安尔由其抚养的诉讼请求,依法不予准许。综上判决驳回原告王红的诉讼请求。

    另一种意见:《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二十八条规定,有负担能力的祖父母、外祖父母,对于父母已经死亡或父母无力抚养的未成年的孙子女、外孙子女,有抚养的义务。该条规定明确只有在父母去世或父母无能力抚养孩子时,祖父母才有抚养义务,而本案中,原告作为李安尔母亲,具有抚养能力,故孩子应由原告直接抚养,符合婚姻法规定,特别是母亲这一身份没有人能替代,从人伦情感考虑,也应由母亲即原告抚养孩子。另外,我国现行法律目前仅对监护权协议确定作出规定,而并没有对抚养权能否在祖父母与父母之间协议确定作出规定,因此,原、被告之间达成的抚养协议是否符合法律规定,仍有待商榷,故从法律及情感出发,应判令支持原告诉请,由原告抚养孩子为宜。

    三、对本案裁判的评析

    通过本案的审理,以及多次与原、被告之间的沟通,对本案的处理,笔者同意合议庭第一种意见。理由如下:本案中,原、被告均系成年人,自愿达成关于李安尔抚养的协议,审理中双方对该协议均认可,该协议并不违反法律的禁止性规定和公序良俗原则,应认定有效。虽然我国法律未作明确规定,但根据民法总则规定:有监护资格的人之间可以协议确定监护人,父母、祖父母都是有监护资格的人,只要不违反法律的禁止性规定和公序良俗原则,他们之间可以协议确定监护人,监护权和抚养权虽不完全相同,但监护权的主要内容即抚养权,因此抚养权也应可以通过协议来确定。再者,孙子女与祖父母在一起共同生活,也符合我国目前的社会现实情况,同时《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审理离婚案件处理子女抚养问题的若干具体意见》第4条规定,“父母双方抚养子女的条件基本相同,双方均要求子女与其共同生活,但子女单独随祖父母或外祖父母共同生活多年,且祖父母或外祖父母要求并且有能力帮助子女照顾孙子女或外孙子女的,可作为子女随父或母生活的优先条件予以考虑”,该条规定也足以说明最高院的态度是对祖父母抚养孙子女认可的。当然,虽然协议变更了子女抚养关系,但如双方同意变更或因情况变化确有变更必要的,也应予以变更。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审理离婚案件处理子女抚养问题的若干具体意见》第16条的规定:“一方要求变更子女抚养关系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予支持。(1)与子女共同生活的一方因患严重疾病或因伤残无力继续抚养子女的;(2)与子女共同生活的一方不尽抚养义务或有虐待子女行为,或其与子女共同生活对子女身心健康确有不利影响的;(3)十周岁以上未成年子女,愿随另一方生活,该方又有抚养能力的;(4)有其他正当理由需要变更的。”结合本案,原告要求变更子女抚养关系并不符合上述规定。

    四、对本案的思考

    李安尔自出生后长期在祖父母家随祖父母共同生活,祖父母也有充足能力抚养李安尔,孩子对目前生活环境较为熟悉,也有利于孩子健康成长,二被告在失去唯一的孩子后,李安尔也是他们最大的精神寄托。笔者愿意相信,在李安尔父亲去世后,原告作为孩子母亲能够同意将孩子交由被告抚养,并签订书面协议,必然作出了充分考虑,特别是对李安尔今后生活进行了妥善安排,而今双方为争取孩子抚养权走上法庭对薄公堂,我认为是因原、被告双方沟通不畅,又缺乏信任与理解造成的,笔者也试图通过调解来化解双方之间的芥蒂,但因本人能力不足,水平有限无疾而终,无奈作出上述判决,法律与人情如何平衡,仍是笔者在今后工作中需面对的难题。目前我国老龄化严重,中年父母经济生活压力较大,祖孙隔代抚养生活的情况较为普遍,因此也出现了父母之外亲属间关于抚养权纠纷的新类型案件,对于该类案件的审理既要遵守现行法律规定,也要考虑具体社会现实情况,更要考虑人伦亲情及孩子的实际利益,希望能引起有关部门重视,完善相关法律规定。

    对于本案唯一欣慰的是,无论孩子由原告或被告抚养,孩子都将从他们身上获得最无私的关爱与照顾,也祝愿李安尔今后健康快乐成长。(人物为化名)

                                

第1页  共1页

编辑:郭琳琳    

文章出处:华州法院    

 

 

关闭窗口